相关文章

落笔轻划 倾言难述

发表时间:2019/4/19  作者:雨玲  浏览次数:49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    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,心里堵得很是慌乱,突然觉得人群中的自己,很是悲伤,有一种想逃离这喧嚣红尘的冲动。

漫步在空荡荡的走廊,余下的思绪很是彷徨,那高亮的灯光,照在脸上,不再是从前温暖的守候,而像月牙的凄凉,把这里的一切都洒了一遍白霜,想淹没了我眼中的悲伤。

可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徒劳的,好比自己一个人在梦中的桥头,看着来往的人海,虽然喧嚣淹没了我的存在,可我依然觉得那存在的桥梁,承载着自己,分隔了桥上桥下。

今天的雨点,终是随着大风降临了,我撑着一把伞,游走在雨幕里,本来想扔开伞,感受那场雨的,可自己还是不能,毕竟现实,终究会感冒,我依然推不开,逃不脱,这就是想与不能做的对碰。

深夜突然醒来,梦中的自己仿佛看见了一扇窗,等推开了窗门,却看见的是白雾皑皑的世界,或许,自己看见了未来,毕竟未来就是这样,不清不楚……

自己也曾想着一身傲骨,来迎接这个世界的束缚。可终究自己想要的逍遥只能预存在文字里。

独自饮着一杯酒,还未入心,却先醉了双眸。

恍惚间,又以为缘起的从前,来到了跟前。不过,自己还是知道,大梦终究是要醒来,纵是有着记忆,还是难敌那黄花凉后的凋谢。

世间的种种执着,都离不开朝朝暮暮的痴念。就算有着前世的相约,今生的真情,又有谁知道能与子同路?

或许人如树木,都要经历几番血泪才能扎根于世上。最后,都要用身上的树叶,化作片片相思,不肯作别这万紫千红的人间。

可惜,百年弹指而逝,任凭再怎么不舍,终究要落黄泉。

我在日记里,想起了远去的你,虽然走过了我的世界,可你终是不属于了我的下一页好时光。

虽然一生都要用几次陌生的眼泪,祭奠那熟悉的过往,可我还是在日记里,不愿去碰及一次次心痛,但喧嚣的文字,还是依次出现在我的笔下。纪念着昨天的初见,和明天的不见。

每天都在变化,我看着挂在天空的明月,不知道该叫她是新月,还是旧月,只能知道,远去的人间,也赶走了如花的昔年,带来了烟花明灭的青天。

谁的流年写在纸上,被谁翻阅,才会睫动泪跹。

惟恐大梦三千,尽一生毁在一醒之间。

捧着一杯酒,祭奠着苍天,愿这一生,不会像那三千浮梦,毁于一醒之间。虽然都知道白天繁华落尽,凄凉终会登场,但还是想用一点烛火,纠缠着黑夜,不让黄昏那么早就沉眠青山。

天上的明月,换了千万次方向,可终究还是旧时模样的明月。

虽然西窗的斜阳,不再可以看见,可我还是能记得明月在什么时候升起。

生死终须有别,但我还是期待,黄泉路上,你我能相见。

被风剪过的树,我还能看见落叶如雨下,那栋那被月光光顾的楼台,住着我想念的她。虽然红尘点错了你我的际遇,但我还是愿听到你说的归程在不远的将来。

有人说,用三生虔诚的苦等,终究会刻下一段姻缘的碑文,可岁月却奈何不了缘分的身不由人。

今生也只能惟愿,我的下一世可以浴火重生,在某天某地遇见你而美丽。

岁月如刀,把我们的记忆渐渐砍掉,让流出的鲜血彰显着曾经有多痛。

旧时的门,再也听不见你来敲,门的后一面,住着煎熬的我,而你却不知道。

高楼上的明月还是那样的无暇,三月里的桃花还是那样开满枝桠,可谁还记得那年路过街头的我,曾一遍遍地铭刻着来过的大地。

如果誓言只能是一种牵挂,那不如袖手天下,细诉着情话。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文章阅读网:www.duanwxue.com ICP备案编号: 闽ICP备19008013号
本站部分图文采自互联网,如有侵犯请联系本站删除,邮箱:1964851819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