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故乡

发表时间:2019/4/30  作者:anan  浏览次数:327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    我离开故乡的那个下午,得了重感冒,流落在异乡的时候,我吃过许多感冒特效药。那场感冒一直未好,直到我回到故乡的那一刻,才开始逐渐痊愈。后来我才明白,那不是病,是离开故乡后的后遗症。

我的家乡坐落在皖西北的一座不知名的小城的一个管辖乡镇。镇不大,人口不少,破败穷困潦倒。村子里的生活,一日三餐,粗茶淡饭,简装素服。偶尔有荤菜,却不常在桌上见。贫富在拉锯,村里房子有三四层时兴的楼房,也有破旧的泥坯头茅草房。教育依然落后,全村还没有几个真正的大学生。我也暗立志,发达后一定为家乡修路,建造体育文化设施。身体上的伤可以治愈,思想教育的不重视才最可怕。身处在稍许繁华的城市,不安的身躯和灵魂朝思暮想那个地方,想为她做些什么?我该做些什么?

2014年初秋为了求学,为了身边的人和亲人的期望,负重的我离开了故乡,离开了居住了许多年的小镇,离开了那里所有熟悉的人和事。火车轰鸣前的那一刻,我无数次的回眸,落泪在火车驶出站台那一瞬,所有有关于故乡的场景画面由清晰变得模糊,再由模糊变得清晰,反反复复,折磨我一路。我痛恨自己,恨当时时光太匆匆,留给娘的都是疼。那个无数次我与之擦肩而过的故乡的土地,我却未来得及亲吻和抚摸。刻在深深乡音无改的语言上,烙印在心里的家乡的样子。我在外再苦再累,看看临行前在家里拍的老母和村里的照片,把她们冲印出来做成相册放在书桌旁。想她们的时候拿出来看看,就像我一直未曾离开,她们还在我身边。思乡之情愈加强烈时,拿着照片便和母亲聊聊最近家里的油盐酱醋茶,村里村外的寻常事。那些极其细小的生活琐事,都是如今我获悉故乡唯一途径的欢乐。

孤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,初到之时,那种异乡排斥感异常强烈。自开学一个多月来,总是失眠,半夜时醒来,睁着双眼看着眼前的黑暗,周遭静静地,耳旁听到有火车呼啸而过的轰鸣声,思乡之情越来越浓。回故乡的车在开,而我却不能够回来。

十一假期,乘上回乡的客车以每小时一百多公里的速度飞驰,沿途的风景,村庄,白白的阳光全速倒转。我仿佛无数次梦到这样的场景,很熟悉可是再没想起。路过集市的十字路口,风起了卷起一撮撮尘土。眯了水果摊老板的眼。上下车的旅客,拉着行李带着满身疲惫,一身礼物转身走向回家的路。车继续走,路两旁被拓宽,墙刷上白灰相间色。河水缓缓的向南流,对岸的麦田静静地生长。一觉醒来的我,回到故乡开始生长休养疗伤。

这么久以后,我终于明白了,那些在故乡的生活,平时最觉得无聊平淡无奇的日子,如今想起来就觉得幸福地心里要开出来花儿一样。陌生的城市里,我喜欢凭窗而立,也理解了那尘世里最朴实的话语,人身未老心已迟暮,渴望着回到故乡,回到母亲怀抱。那种刻骨铭心的思乡之情日渐强烈。

我始终不明白故乡两字的含义,查过字典问过百度。始终不能得到满意的答案。如今我试着定义一个名为故乡的地方,我曾千百次的回首想望。可是如今已没有那幼稚的想法,所谓故乡,我想不过是先人们停靠的最后一站罢了。再定义已然不可能,我只能认为,那个我长大的留满我所有童年回忆,见证我初长成人的地方叫做故乡。

上一篇:念蝉语、琬初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文章阅读网:www.duanwxue.com ICP备案编号: 闽ICP备19008013号
本站部分图文采自互联网,如有侵犯请联系本站删除,邮箱:1964851819@qq.com